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画 院 简 介名 家 介 绍名 家 国 画名 家 书 法友 好 往 来收 藏 指 南留 言 板联 系 我 们
画 院 风 采
 
名 家 介 绍  more
白云乡 常朝晖
陈平 陈向迅
崔振宽 崔子崇
戴小京 单应桂
丁申阳 范扬
冯远 郭全忠
郭志光 何加林
华人德 纪京宁
纪连彬 姜宝林
姜永安 解维础
郎绍君 李刚田
李孝萱 梁占岩
刘罡 刘明波
刘文华 丘挺
仁量 任惠中
最 新 藏 品  more
行云流水图
费洼山庄
山翠湿人衣
清清的风
一夜西风
秦岭山村(焦墨)
盛夏垂钓图
最新资讯

“文房收藏热”正悄然兴起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08/1/27    阅读:870

文房用器早于隋唐时就逐渐兴盛起来。隋代是我国科举制度的起源时期,随着科举的兴盛,促进了隋唐文人阶层的出现,于是与笔墨情趣不可分离的文房用器大量出现,这些文房用器早超出了笔、墨、纸、砚的范畴。《唐书·陆龟蒙传》记有笔床,唐杜甫《题柏大兄弟山居屋壁》诗:“笔架沾窗雨,书签映隙曛。”唐代大诗人杜牧在《奉和门下相公兼领相印出镇全蜀》一诗中也有“彤弓随武库,金印逐文房。”句,此处的“文房”,就已指文人的书斋。至南唐,“文房”成为文人书房的专用词,南唐后主李煜雅好文学,收藏甚富,所藏书画均押以“建业文房之印”。宋米芾在《画史》中也说:“大年收得南唐集贤院御书印,乃墨用于文房书画者。”李后主是我国历史上对文房四宝有着杰出贡献的人物,他任命从易水迁居来的奚廷珪为墨务官,并赐他李姓,于是有了“李廷硅墨”,有了徽墨的起源。他又任命李少微为砚务官,用歙州产的石头制作南唐官砚,即歙州龙尾砚,也是著名的歙砚的发端。

  到了宋代,南唐归宋的翰林学士苏易简撰写了《文房四谱》一书,凡“笔谱”二卷,“砚谱”、“纸谱”、“墨谱”各一卷,共计五卷。搜采颇为详备,提供了大量宝贵的资料,是首倡“文房四宝”的典籍,因而后人提到文房四宝,必会谈到《文房四谱》,这部书也是宋初文玩清供风尚的发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将文房用器整理出书的是南宋的赵希鹄,赵氏在《洞天清禄集》列入十项内容,它们是古琴、古砚、古钟鼎彝器、怪石、砚屏、笔格、水滴、古翰墨笔迹、古画等,但当时流行的文房器物远不止这些。宋林洪的《文房图赞》中有了臂搁的记录,在宋代的《槐阴消夏图》、《西园雅集图》等绘画中,出现了笔插的形象。另外,在宋岳珂《槐郯录》中也记载着:“御前列金器,如砚匣、压尺、笔格、糊板、水漏之属,计金二百两。”从上述文献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得出,宋代的文玩,不仅门类丰富,用途广泛,而且制作材料也非常讲究。这些文房的器物,在拓展它们的实用价值的同时,也提升了自身价值,由此可见,宋代在流行文房清玩的同时,也开了文房清玩收藏的先河。

  文房器物经过宋元的普及、成形、拓展,到了明代时进入了繁荣期。其时,城市经济高度发达起来,文人阶层的迅速扩大,对书斋中的用器需求日益增强。民间工匠的社会地位有了相应的提高,从而使艺术创造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不仅民间如此,连明皇室也同样青睐书斋的文玩,在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子鲁王朱檀墓中就出土了诸多的文房器物,例如水晶鹿镇纸、水晶兽形水盂、玉荷叶笔洗、碧玉笔格等。正因为明朝的文房用具空前发达,追求这些文房用具又成为一种时尚,于是乎,许多文人雅士便将目光转向了这些既能实用,又能把玩的器物,纷纷编书阐述,起到了积极的推广作用。最早编撰的是明初曹昭的《格古要论》,曹氏将文房清玩分为十三类:古琴、古墨迹、古碑法帖、金石遗产、古画、珍宝、古铜、古砚、异石、古窑器、古漆器、古锦、异木。曹氏与他的前辈所不同的是,学识渊博的曹昭没有就事论事地记述文玩的品种门类,而是从工艺、产地、考据与鉴赏的角度,论述了文房清玩,从中可以看到当时人们的对文玩收藏的追尚,此书对后世影响很大。

  明文震亨的《长物志》,也是一部记载文玩的著名文献,他是“明四家”之一文徵明的曾孙,其洋洋万言的《长物志》一书共十二卷,综合概述了明代文人清居生活的物质环境,在卷七《器具》中,列入众多的文房用具,计有砚、笔、墨、纸、笔格、笔床、笔屏、笔筒、笔船、笔洗、笔掭、水中丞、水注、糊斗、蜡斗、镇纸、压尺、秘阁、贝光、裁刀、剪刀、书灯、印章、文具等。这些都是直接的文房用具,此外,还编入不少文房清玩的器物,例如香炉、袖炉、手炉、香筒、如意、钟磬、数珠、扇坠、镜、钩、钵、琴、剑等。另外在卷三《水石》、卷五《书画》、卷六《几榻》、卷十二《香茗》中,还记载了大量的文房清玩,例如灵璧石、昆山石、太湖石、粉本、宋刻丝、画匣、书桌、屏、架、几、沉香、茶炉、茶盏等。作者对这些文房器物的追崇,体现了明代文人的“于世为闲事,于身为长物”的心境。在明代文人留下关于文房清玩的著作中,罗列品种最繁多与全面的,恐怕要数明末的屠隆,他在《考盘余事》一书中的《文房器具笺》中,一共列举了45种文具之多。这不仅在明代,也是古籍中记载文房用具最多的典籍,成为后人研究与引经据典的重要出处。

  中国的古代文房用具,历经唐宋元明之后,至清代形成了鼎盛时期。除了被誉为“文房四宝”的笔墨纸砚外,更潜心发展“文房四宝”的辅助工具,精心设计,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那些器物的实用价值,也被观赏与把玩性所取代,成为名副其实的“文玩”。在清代,文玩的流行与繁荣,除了文人精心追求,营造一个窗明几净,赏心悦目的书斋环境外,在很大程度上更缘于清康雍乾三朝皇帝的爱好与推动,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的各类文房珍品数不胜数。

  文房清玩,形微体轻,与重器大件相比,实属小器物。然而正是这些小玩意,却又是一个内涵丰富的知识载体,根植于民族文化的土壤之中,是物化了的民族传统,它丰富的功能,独特的造型,以及千姿百态的制作工艺与材质,构成了一个绚丽多彩、品位高雅的艺术世界,也是前人为我们留下的珍贵的文化遗产。文房用具,又成为物质文化史上的重要研究对象,吸引着人们从不同角度进行考证与研究。所以,古代文玩越来越得到收藏家们的青睐,成为珍贵的艺术品。

  目前存世的文房清玩,以清代居多,宋元极少见。除笔墨纸砚“四宝”外大致有以下诸类。笔用类:笔格(架)、笔挂、笔筒、笔插、笔床、笔船、笔屏、笔帘、笔匣;墨用类:墨床、墨盒、墨缸、墨屏、墨匣;纸用类:镇纸、压尺、裁刀、剪刀、界尺、毡垫、剑筒、贝光;砚用类:砚屏、砚匣、研山;印用类:印章、印匣、印泥盒;水器类:水滴(注)、水盂、笔洗、水中丞;调色类:格碟、调色缸;辅助类:臂搁、帖架、书灯、诗筒、文具匣、香椽盘、书架;其他类:香熏、香炉、古琴、拜帖匣、宫皮箱、如意、铜镜以及书斋家具等。目前在拍场上比较常见的文房主要有笔筒、端砚、砚屏、臂搁、镇纸、铜墨盒、墨床、印章等几类。

  随着近两年藏界对文房需求的不断加大,收藏爱好者越来越多,文房市场行情呈逐步升温之势,一些有眼光的拍卖公司相继推出了有特色的文房专场。如2006年6月中国嘉徳春拍首推了“翦松阁精选文房用品”专场,全场116件,成交率84%,总成交额3590万元,市场反响出人意料。2007年国内南北均有动作,7月西泠春拍推出了“文房清玩——历代名砚专场”,成交率高达98%,成交额1832.38万元,掀起国内文房市场的小高潮。11月中国嘉德秋拍又设“文房清韵——清代砚墨笔印专场”,自清乾隆时期直至近代名家的砚墨笔印文房类精品共111件,成交率高达89%,成交额1460.36万元,令人刮目。其中一套“清乾隆御制西湖十景集锦色墨(十锭),估价40-60万元,经多轮叫价以448万元创出古墨拍卖天价,令人称叹。此套集锦墨是由清代著名的四大墨王之一的汪节第精心设计制造的,每枚墨锭一面阴文楷书填金乾隆御咏西湖十景的七言律诗,一面精模印浅浮雕西湖十景图画,如“苏堤春晓”、“雷峰夕照”、“平湖秋月”等,色彩艳丽,造型各异,该墨有宫廷原配黑地描金彩绘云龙的漆匣,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所藏乾隆御制西湖十景集锦色墨完全相同,因此受到买家的追捧。同场的“清御制松花石砚”也拍出了128.8万元的不菲价格。

  文房市场升温笔者认为主要有几大原因。首先,除了少数御用或带名人款的外,价格相对尚处低位,大多在几万元左右,门槛较低,收藏群体大。其二,历史上有悠久的收藏传统,底蕴积淀非同一般。其三,未来上涨空间大,投资价值可观。种种迹象表明,国内文房市场正开始悄然升温,有望成为艺术品收藏一个崭新的热点。a
 
关闭窗口
 

友 情 链 接
决澜画社  
   
望云轩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09 山东狗万的AG真人-朔天启盛 版权所有    鲁ICP备08006359号
付款方式:工行账号:9558 8016 0810 0849 743 张春环  农行账号:9559 9813 3198 2494 914 张春环
地址:梁山县青年路28号  电话:0537-7680772、18753719617  技术支持:济宁汇众网络科技